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伞修支线(1)

再一次-伞修支线(1)
单Cp支线开始。



苏沐秋站在花洒之下,略烫的水温让他皮肤开始泛粉,但他却相当受用,浴室中水汽氤氲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实在是……太顺利了。
他甩了甩头,像是要甩去过多的水珠,也像是要甩去自己过分的担忧,明明已经决定好了不再迷茫抓紧时间好好的过下去却又感觉自己像是处在梦境。
穿上了苏沐橙给买的和叶修同款睡衣,用毛巾随意的发上擦了两下,湿漉漉的毛巾还搭在肩上,神情恍惚的出了浴室门。
卧室里只剩下一盏昏黄的台灯还亮着,混着刚洗完澡的舒适,看得人昏昏欲睡,即便如苏沐秋这种睡眠困难户也打了打呵欠,径直的朝自己的床走去。
昏黄的灯光下,苏沐秋没发现自己的被窝里有不正常的隆起,等他走进了发现叶修正躺在他的床上。
“睡错床了?”尽管叶修和自己一起睡,自己将会有无穷的安全感和优质的睡眠,但苏沐秋还是感到了叶修试图让自己慢慢的习惯身边没有他还能熟睡。
最开始的时候,枕边还有叶修残留的气味,他还能欺骗自己安稳的睡,但渐渐当味道散去,他又渐渐开始半夜惊醒。
就连叶修跟他在同一间房间,距离很近也无法改善这种情况。
“没睡错,今晚有些事情我觉得是时候跟你聊聊了。”叶修坐起,拍了拍还空着的右半边床,示意苏沐秋坐下。主动的拿起来苏沐秋肩上略带湿意的毛巾,仔细的给苏沐秋擦头发,纤长却有力的指尖偶尔在头皮上的按摩,舒服的让苏沐秋起了鸡皮疙瘩。
我是在做梦吧吧,这梦境太善待自己了吧,苏沐秋自嘲的想。
吹风机带来的吵杂也停不住苏沐秋的思绪,热气很快的带走了水分。苏沐秋顺从的躺在了右边,背对着叶修,生怕自己不小心暴露了。
“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呢?”叶修问。
因为我怕我是在做梦啊,一醒来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在当背后灵时间的一场长长的梦境。苏沐秋转过身子,与叶修四目相对。
“如果不是叶秋刚好发现了,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了?你的睡眠还是那么糟糕,噩梦还是那么的频发,甚至开始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了吧?”看是温和的语气,在苏沐秋的耳中却有点像质问。
“我没任何东西瞒着你。”苏沐秋假装淡然的说。
叶修轻笑:“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在梦里都不敢这么想。”
“荣耀蓬勃发展,职业选手受认可的程度,家人的支持……”他顿了顿,“简直就像做梦不是吗?”
叶修看似转换了一个话题,但是苏沐秋却觉得这个问题里有个坑在等他跳。
他迟疑了一下,才回答道:“是啊。”然后转了个身,打了个哈欠。
闭上眼睛,在昏暗之中,苏沐秋听到了一声轻叹。
接着他感到身子被一股蛮力一拉,由侧姿改为了正躺,睁开眼睛却发现叶修跨坐在自己身上,身子正缓缓地下倾,到最后跟他靠得很近。
苏沐秋撇开了头,却被叶修扳正。
“就算是梦境,有你,有大家,有荣耀,这便是真实。”叶修轻柔的摸了下苏沐秋的脸,神情略带悲伤:“就像我很久前说的一样,遇见你我从未后悔。”
“为什么要瞒着我呢?我完全可以与你分担你的忧虑与不安。”安抚意义上的拍了拍苏沐秋的手背,叶修接着说。
“前段时间,是我太心急了点,看到你情况有所改善就想着早点让你习惯自己睡,却没想过你的不安是如此的深。”
叶修把头埋在了他的肩上,苏沐秋看不见他的表情。
“接下来的时间,只能再陪陪你了,半夜不要再把被子都卷走了。”苏沐秋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流,他笑了笑。
我想的,可是你接下来的一辈子。
“睡吧。”觉得叶修觉得自己已经跟苏沐秋谈好了,躺回了左侧。
在确认苏沐秋已经睡着以后,叶修才沉沉睡去。
只敢在喜欢的人睡着的时候偷亲真怂,所以苏沐秋绝不做这样的事情,当然他也不会承认是真的不敢。
被叶修认为已经睡着了的苏沐秋在夜色中坐起,与叶修额头相抵。
“更不可能放手了。”苏沐秋轻声地说。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