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32)

狗血的开头

无聊的中段

好像还没结尾的结尾

感觉自己得了超过更新超过两千字就没有动力的病

 

 









叶修睡懒觉的计划并没有如愿,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已经有人在旁边不断的摇晃他的手臂,迷迷糊糊之中并没听清来者的声音,还以为是黄少天在作怪,伸出手往身后虚晃的一挥懒洋洋的说了句:“少天,别闹了,昨晚被你折腾了这么久让我好好补眠。”

“你在叫谁?”身后的声音异地一低,让叶修本能般的感到有危险性,睡意被蒸发瞬间清醒。

转过身去昨夜与他同床共枕的人已经离去,见到的只有一张与他长相相似的俊脸,只不过看起来满脸冰霜,似在震怒之中。

“怎么了?”叶修一脸疑惑,目光投向苏沐秋的床铺却空无一人,没有这房间房卡的弟弟却在房间你,一时间他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些什么。

“该是我问你昨晚怎么了。”叶修从未见过这样子的叶秋,带着侵略性十足愠怒却还有几分脆弱,像是心中有什么东西破碎掉了的样子。

“昨晚捡到了喝醉酒的黄少天……”叶修还没说完,感到身上的衣服被粗暴的解开,叶秋的视线扫过了他的前胸,还没等叶秋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被叶修推开。

“然后照顾了他一下。”叶秋的脸色略有好转,但还是相当的难看。

“你怎么进来的?”屋内的空调还在不断的放送着暖气,看起来其中一张房卡还插在控制槽中,而另一张房卡则在此时不知其踪的苏沐秋手上,叶秋是怎么进来的也是一个迷。

“在楼下遇见了散步的苏沐秋。”叶修正想反驳鬼扯吧,这个时间点在散步怎么也不符合苏沐秋的作息,但是一想到苏沐秋的噩梦脸色顿时煞白。

这也许代表着苏沐秋的情况比他想象中的严重,共处一室并不能减缓他的噩梦,一步步的让苏沐秋习惯没有他的情况可能需要更久。

毕竟就算是好兄弟,一直睡在一间房间在别人眼中也会显得奇怪,更何况苏沐秋日后可能会有女朋友,他可做不到一辈子这样下去。

“他看起来怎样?”叶修急切的问道。

“看起来还算正常。”叶秋老实的回答,然后把叶修从床上扯起。

从苏沐秋的床上一抓,一套完整的服饰丢在了叶修的床前,叶修仔细一看浅灰色的衬衫配纯白的西装套和香槟色的领带,怕他冷还额外的准备了一件黑色的长大衣,甚至还准备了手套、腕表和袖扣。

“搞什么……”叶修抓了抓头发,他记得这次的计划完全没有参加晚会这回事,就算有他也不会穿得那么正经。

“回家。”叶秋冷冷的丢下这两个字。

 回家也不用穿成这样啊,叶修想回驳,但是看到叶秋的眼神觉得自己还是乖乖照做比较好,不情不愿的去了洗手间洗漱,叶秋居然还倚着卫生间门框监督他。

“对了,爸妈还想见一些队里的人。”叶秋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说,却让叶修惊讶无比。

叶秋看到了叶修因惊讶而扭曲了的表情,轻笑。

“放心吧,爸妈又不会把他们吃了,我这些年来的努力还是有点成果的。”叶秋说得轻松,但叶修却知道内里的压力和难度。

“其实老爸比我们想象中的要开明那么一点,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而已。”叶秋觉得自己这些年里的成长终于能够让他看懂了一点父亲的内心。

再怎么严厉的平时,也有对孩子关爱的柔软,更别提答应他那请求时的豪赌。

洗漱完毕后,叶修慢吞吞的穿着衣服,身后似有视线扫过,但转头一看叶秋一定是在望着天花板。

“沐秋是被你打发去找队里的人了吧?” 叶修试探性的问道,手下扣起了衬衫最后一颗扣子。

衣服很是贴身,叶修怀疑是叶秋找人定做的。

叶秋点了点头,自动自发的走到叶修身前为叶修系起了领带。繁杂的温莎结在叶秋的手下很快就成形,叶修失神的想叶秋这手功夫也许比当年给他们上礼仪课的老师熟练了吧。

“这钟数真不好找人,叫谁起床谁都急。”苏沐秋一遍念叨着一遍推开了门,叶秋看到了就放开了还捏着叶修领带的手指。

“我先去找他们为这突如其来的邀约所带来的不便道歉。”叶秋说完就急忙的退出了房间。

“来来来,叶修快替我挑身衣服。”其实二人带过来换洗的衣服有限,来来去去都是那么几套,根本用不着挑选一说。

叶修总觉得苏沐秋有一种莫名的紧张,于是决定调侃一下放送下。

“放心,又不是去见家长,你紧张什么。”苏沐秋有口难言,这对于他来说就是见家长啊,第一次见到叶修的家长他理应要拿出最得体的态度。

“只是可惜没来得及带点东西上门。”虽然知道以叶修家的家底,带什么东西过去都显得有点不妥,但毕竟能显出他的一点心意。

“少瞎紧张。”叶修看着苏沐秋对着那几套衣服挑来拣去,分明平日里穿惯了的衣物此刻都入不了他的眼。

“沐秋,你说过多几年,会不会也有一个小伙子为了沐橙对着镜子像你那么紧张纠结?”叶修想想那个场面笑了。

苏沐秋还在挑衣服的手指一顿,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些。

这是他重生回来以后第一次想着要活久点,能够看着自己的妹妹出嫁,最好久到能够跟他们走完这一辈子。

他一直带着一种复杂的感觉,既有为自己的重生感到庆幸,也有对着日子不会长久的恐惧,他想拥有过这样的日子已经能够满足了,但叶修这样一说他觉得远远不够。

“必须的,我妹妹这么漂亮、坚强又懂事。”苏沐秋自豪的说。

“到时候我们两个要给沐橙好好的把关。”叶修附和着,他尊重沐橙的每一个决定,如果沐橙日后决定不结婚,他不会去催她苏沐秋去催他会帮忙拦着。如果她带了一个男人让他们过目,那必然是要好好把关。

“最低要求就是荣耀挑过了我们两个。”苏沐秋开着玩笑。

等了约莫大半个小时才在酒店大堂集结起了被邀请的人,叶秋自然不可能让他们饿着肚子出发,带着他们去酒店的餐厅勉强凑合了一顿早饭,便带着他们出门。

两辆黑色的小轿车一前一后的停在了酒店大堂的门前,陈果、方锐、吴雪峰和苏沐橙被安排在了第二辆小车,叶家双子带上苏沐秋上了第一辆。

“估计等下得堵。”酒店距离叶家有一段的距离,以B市的交通状况来说,坐地铁挤是挤了点但估计快很多,叶修估计他们是扯不下面子让客人去挤地铁,这才派了叶秋一大早的来逮人。

“堵就堵吧,刚好补个眠。”叶修干脆侧躺,枕上了叶秋的大腿。苏沐秋被打发去了前座,纳闷的看着真打算睡觉的叶修。

等叶修睡着后,叶秋才开始一下下像是给猫顺毛那样的抚摸着叶修的头发,在前座的苏沐秋很干脆的也开始了补眠,车子里清醒着的只剩下司机和叶秋。

叶秋叫醒叶修的时候已经过了足足有三个小时。

“到家了,起来整理下仪容。”车子稳稳的停在了门口,苏沐秋往后一望似乎还能看到喷泉。

叶修腿一迈出车门,就有一条土狗咬住了他的裤管,头部摩擦着他的腿部撒娇。

“小点?”听到这个叫声远远的又有一声狗叫应和。

“这是小点的儿子。”叶秋摸了摸小狗的头,用手势示意小狗离开。

有一条比刚刚那条土狗略大的狗,看起来有一定年龄了,走路有点蹒跚,见到离家已久的叶修马上接替了刚刚那条小狗的位置。

“果然是两父子。”叶修笑笑,那时候的小点也老爱咬别人裤管。

叶修深呼吸了一口气,这阵仗比自己第一次上赛场的时候还让人紧张,久违了的家门就在自己面前,只需要轻轻一推就能看见熟悉的长廊。

“我回来了。”他在心里轻声的说。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