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30)

情人节快乐,没有情人的来更新了,好久不见。





叶修好久没觉得有这么累过,疲劳像是溪流侵袭了四肢百骸,简直比他当年七十二小时不眠不休要求高精准的抢圣诞小偷还累。

毫无形象的瘫坐在了弹簧椅上,叶修开始思考这宣传量是不是已经补齐了他上辈子所缺席的然后还有三倍多,然后想了想周泽楷所参与的宣传,悲伤的得出了并没有这个答案。

最后真心的开始佩服周泽楷能够在繁重的训练中还能抽出时间来配合联盟,以及自己好想再继续翘掉宣传这个结论。

海报已经初步拍摄完毕,接下来的就是交给后期修图。一群没有演技的人就这么被直接推进了短片的拍摄中,不过好在工作人员也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短片大多数以游戏里人物为主角。

“这剧本……有点俗。”苏沐秋在旁边吐槽,荣耀大陆遭受了百年一遇的魔物入侵,勇士们聚集一起召唤出了并肩作战的队友,然后经过几次小磨合最后全大陆统一起来对抗大魔王的故事。

“何止有点。”叶修抚了抚自己的额。

现在同时分棚开拍的有剑系和圣职系的剧情,叶修也难得的拥有了休息的时间,叶秋在他旁边抱着笔记本电脑在处理公事。

“你啊,这么忙还来。”叶修瞥了一眼,叶秋的邮箱里还有不少待阅读处理的邮件,这些如果他当时不离家出走的话估计肩头也要扛起这些事务。

“还是得来看下投资成果啊。”叶秋点开一份文档,内容赫然是全息投影技术相关。

“这……”即便是叶修离家出走这么多年,也是对叶家所涉及的商业范围有所了解,多年来叶家的投资从未涉及于这一板块,看到这也有点点讶异。

“晚点我还想投资兴欣,哥要好好带兴欣啊,不然亏了我跟你急。”带着几份商人的狡黠,叶秋笑着说。

“冠军之队,王者之师。”叶修自信的说,然后继续看起了场上的拍摄,这里虽然用不上比赛的操作,但也能看出不少细节。

 幽蓝色的冰雨和血色的葬花相交,摩擦出了金属相擦所特有的火花,被战局包围的两角色纹丝不动,但气场已经盖过了周围正在交战的角色。
    “这真像东方剑修与西方斗气的战争……”剑客是偏东方的职业,而狂剑又是西方剑客的代表。

此刻处于剑系顶端的二人就这样对峙着,两种风格的剑士正在碰撞。

“少天这成长也不负老魏的期待。”叶修在评论道,这辈子在成了职业选手以后他有更多的时间在留意网游方面的动向,一支无名的小队抢下了一个有一个剑系掉落的BOSS,指挥的风格赫然就是老魏。

转念想了想,这大概就是退役后还没研究技能点之前老魏所做的事情吧。

叶修没有告诉黄少天,这份心意不该由他戳穿,他也知道喻文州对这件事是肯定知情的,但他两都选择了瞒下。

这大概就是他两所无言的默契吧。

“剑系以后热闹咯。”苏沐秋评论道,第六赛季孙翔还没出道,想看仅用自己的剑能闯到多远的于锋此刻还在蓝雨,孙哲平看起来还能撑过很多个赛季。

“是热闹。”叶修想了想,“做个可能会剧透的分析吧。”他接着自言自语般的说道。

“轮回缺乏攻坚手,但是于锋不会甘心去以周泽楷为中心的轮回,孙翔估计会被轮回从越云挖墙脚,日后看他们的磨合也要一段时间。”叶修分析道。

“在狂气上孙翔不输孙哲平,但他需要的是打磨,提升,不失傲气。”叶修笑笑,想起了当初孙哲平和孙翔的互动。

“越云虽然是差了点,但是对于想要核心地位的于锋来说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孙翔带着的时候也曾有过不错的成绩,而且很有可能会挖走在百花的邹远。”苏沐秋接着分析。

叶修点了点头以示同意,这辈子荣耀大格局已经变了。

圣职系的那棚并没有剑系这边的战意冲天,冬虫夏草和石不转两大牧师站在神坛前做祈祷状,骑士们则以剑撑地单膝虔诚的跪下。

“下一幕该不会是牧师来个神圣之翼,然后来个神的旨意吧。”万万没想到苏沐秋话刚落音,两位牧师的双翼撑开,浮在了空中。

“……”一时无言,叶修拍了拍苏沐秋的肩。

“总比法系好,负责拍短片的一直在吐槽应该把战斗法师开除出法师学院,怎么会有BUG一般的法系存在。”叶修想起了一边拍一边想控制音量吐槽却无法自控的摄影师。

荣耀的职业平衡是近年来做得比较好的游戏之一,不像隔壁的某游,一门新职业一代爹,玩得憋屈,但战法还真是有点跳出普通法系设定了。

“其实我觉得神枪也很BUG啊,你想想大招都能重置。”巴雷特狙击这种技能,居然能够重置CD,这是叶修怎样也想不通的。

剑系的战斗已经趋向尾声,战场一片狼藉却鲜有亡者,下一步看似两人惺惺相惜准备共同抗敌。

叶秋推了推并没有度数的眼镜,为了增加气场他还特意选择银色的金属镜框,掏出了眼药水。

职业选手们长时间对着电脑眼镜还不会干涩和疲劳还没几个近视已经成为了最大的不解之谜,叶秋把眼药水丢给叶修示意他帮忙滴。

“滴眼药水都不能自理,怕不是平时你的秘书还要照顾生活吧。”叶修接过,手上的动作不停,让叶秋调整弹簧椅向后仰,以手撑头。

叶修很少滴眼药水,给别人滴就更是没有,一手拿着怕是没滴准就靠的极近,像是下一刻就会亲上去的那种距离。

“要不我来帮他吧,我比较熟手。”苏沐秋看着两兄弟靠得太近,自告奋勇的跳了出来,却没想到叶修以极快的手速完成了动作。

叶秋挑衅的笑了笑,他和苏沐秋虽然在大方向达成了共识,但是在小方面能占的便宜,叶秋一点都没放过。

毕竟他现在是个商人,不是吗?


评论(18)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