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不可说(一)

不可说(一) 架空,校园(?)谈恋爱(?)基三 基三A得早,bug多。 目测傻白甜小短篇,目标是早日完结。
手机码字发出来排版好像怪怪的(手黄在)                   叶修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这个玩弄别人感情上了八一八。 


    更令他哭笑不得的是楼主说被他玩弄感情的对象全部都是男的,从他敌对的同阵营帮主到浩气的指挥,只要在服务器里较为出名的人都上了这个八一八。 以受害者的身份。 看着这个帖子叶修笑得差点连烟都叼不住了,他和大漠孤烟那是成了相爱相杀的一对,他单方面吊着大漠孤烟。而且出卖色相诱惑浩气指挥之一索克萨尔,所以每次攻防他们两个基本就像调情一样。 


    楼主还在一桩桩的列举着他的罪证,期间还配上聊天记录,YY录音,还有不知从何而来的美女照。


      一时之间,一叶之秋成为了阵营“女神”。 “完全不能接受我大政治服的恶人指挥是这样的渣渣!就算他是一个萌妹。” 


    叶修看到这条完全是无语了,自己虽然常年开着变声器声音较为中性显得雌雄难辨,但以平时的行为看出他是一个汉子并不难。 这件事是有人故意想要整他。 


     从那一条以后舆论已经开始偏向让一叶之秋滚蛋,以后不想再被他指挥。 叶修笑笑,这闹剧恐怕没有这么简单能够收场。政治服的大名名不虚传,他脑中回想最近攻防失利,差点失掉老王。恐怕那时侯被认为是浩气萌卑劣的占坑以及姗姗来迟的回援。 


    仔细想想,那大概是自己人在作怪。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为了今天铺垫。 叶修点开客户端,耐心的等着进度条,今天的网速有点问题,估计会有点小卡。 不过影响不大,他只是想找陶轩谈谈。 在登陆界面飞快的输入那熟悉的密码,等来的却是冰冷的密码错误。


     叶修再几次尝试仍然如此,便也不再尝试。 这个号只草草的绑定了手机,身份证还是绑定了陶轩的。 


    登上了久不用的QQ,叶修发现自己已经被踢出了帮会群。 右下角属于陶轩的头像还在不断的闪烁着,叶修打开一看,全是在说他已经不能服众,一叶之秋将由别人接手。 


    最后还惋惜的说了句,你和沐秋真的适合往电竞方向发展,谁知道到最后你们居然会好好念书,甘心去做一个拿死工资的教授。 叶修已经能想象出陶轩那副痛心疾首仿佛二人误入歧途的模样,当时他和苏沐秋二人向陶轩借了点钱,每个月以当代打的形式偿还,磕磕碰碰的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学业。 


    在外工作几年有了一定的积蓄,深思熟虑后返回校园继续深造,最后回到母校当教授。 连叶修自己也没想到有一天会执起教鞭,站在讲台上授课。 


    毕竟他当时还只是个离家出走放飞自我的少年,如果不是当年遇见了苏家兄妹,现在指不定就继承父业了。 


    苏沐秋今天有课,没有那么早回来。沐橙那小妮子觉得要跟云秀住在一起比跟他两一起住有意思。便一直在研究生宿舍里住着。       


    跟了自己这么久的账号就这么没了,说不难过也是假话。叶修还能记得一叶之秋拓印的破军套手执火龙沥泉。 在大明宫初通的现在,这是全区的第一把橙武。 一叶之秋可以称是心血号了,该有的称谓都有,多难做的成就都有。 


    叶修每个门派都有小号,每个小号都能玩得溜,但是最熟手的还是天策。 叶修登上了自己的小号之一,毫不意外的被请出了帮会。 那些曾经为帮会贡献了不少发展点的小号,现在估计都已经上了帮会的黑名单了吧。 仓库里还堆放着这些小号做出来的小药,附魔,宴席呢。 


    叶修随手点了下伞的图标,游戏中的角色翩翩起舞,在一片素白的昆仑中显得分外好看。 以前的叶修并没有这种闲心来观赏这些,荻花三宝他都凑齐了,但也很少把玩。 昔日想着法子要守的地方,现在可能会成为她被追杀之地。 但他需要等到两个人,不过没多久海鳗自带的红名提示音响起。 “一叶?”三人没有组队,互为红名状态。 


    “别叫我一叶了,日后那个号换人了。” “找我过来就为了这个?”索克萨尔不解,两人的交情仅限于在攻防上的交锋。


     “其实是过来让绯闻真实化的。”叶修开玩笑的写道,随后紧接。


      “我要转浩气了。”


     “要来蓝溪阁?欢迎欢迎。”第三人终是忍不住抢先回答了。 “你说了算?”如果是普通人,夜雨神烦着副帮主拍板了就定下来了。 


    “不算。”奈何叶修现在处于腥风血雨之中,哪家收了都可能有大麻烦。 


    “我相信你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索克萨尔对恶人内部的分化有一定的了解,甚至可以说成试图抢夺指挥权的人。 但是这盆脏水并不适合由他去澄清,由他来说不定还会有反效果。


     “我只是来报个备,日后想做个休闲玩家。”


     “还有,下一次见面,可以叫我君莫笑。” 说完,秀娘消失在了雪中,原地下线了。

评论(1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