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28)

    有多久没见双一叶并肩了呢?秦阙有点恍神,手下的动作却并未停止,场景早已切换到了一个沙漠古战场,被狂风卷起的黄沙拍打着双一叶的皮甲,被吹散的黄沙底下露出了浅埋的骸骨,战士们的怨灵还在这片沙地上游荡,时不时能够听见怨灵们渗人的惨叫声。

    双一叶在别人的操纵下像是秋天收麦子一般收割着NPC的生命,看起来犀利如旧,但秦阙看来觉得还是少了些什么。

    身为兴欣迷的他,一听到有这场大型的拍摄活动就自发包揽了这次的创意设计,拍摄等任务。原本还因为兴欣转对创队以来新老队员都接受了邀请和能够体验联盟的新技术而欣喜不已的他,很快就被淡淡的伤感之情占据了他的心神很久。

    铁打的账号卡,流水的选手这句话似乎已经成了联盟的铁律,自联盟创建来,上过场的选手们退役后账号卡都会留在俱乐部,有的马上会有新人接替,有的会在抽屉里沉睡很久才能等到下一任操作者。

    唯一条跳出此规律的大概就只有叶秋了。

    秦阙还记得那一年的自己还是一条大三狗,在兴欣夺得第三冠的晚上他正和同宿的弟兄们在大排档喝着小酒。那时候联赛直播已经很普遍,老板搬了个小板凳坐在他们附近乐呵呵的看着比赛,兴欣摘得第三冠的那一刻,他们一起举杯齐贺。

    但这场狂欢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赛后的记者招待会里叶秋和吴雪峰的退役惊得秦阙一个手滑原本紧握在手中的杯子掉在地上洒了一地啤酒。

    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的他们在酒席上就谁会接受这两张账号卡掐了很久,联盟里无论是不是玩这两个职业的选手都被研究了一轮,最后谁也争不过谁一群大老爷们带着酒气上涌的大红脸就散了。

    但他们万万没想到的是,一叶之秋这张账号卡压根就没别人接手也不会有别人接手。

    秦阙还记得那段时间的自己披着马甲在兴欣中心论坛“燎原之火”里发了一篇真情实感的长论文,先花了三千字来抒发对叶秋和吴雪峰退役的不舍之情,在用七千字来论述了联盟里大大概谁能接手这两张账号卡,最后在用了小两千字来总结升华。

    那时候的秦阙还傻傻的以为自己能够一举预言中两张账号卡的归属,成为论坛里的预言帝。然而在帖子发出的第二天,官方就狠狠的打了他的脸。

   “一叶知秋?”叶修带着一抹狡黠的笑,平日里秦阙就乐意看到叶修这样笑。因为每次叶修这样一笑以后下一句必然是对记者的忽悠或者是对别的选手小小的调侃。

    但那天这笑容愣是让秦阙看出了一丝丝不同,心中警铃大响。

 “一叶知秋被叶秋选手带走了啊。”全场哗然未止,叶修又抛出了一枚重型炸弹。

  “网上的分析我都有看,其中有一篇特别长的论文真情实感得都快要感动我了。里面的分析什么的都还行,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因为他没有猜中任何一张账号卡的归属。”

 “气冲云水将会由新人接手。”

   从那以后,秦阙的那篇帖子成为了论坛里经常被洛阳铲挖起来的打脸的帖子,坛子里不禁止挖坟,直至今天这帖子仍然被人工置顶。

    有好几次秦阙被留言气得牙痒痒想把那帖子删掉,但想到叶修说的分析部分还行又不舍得。

    惊觉自己在脑子里跑了这么久火车,秦阙点燃了原本只是叼在嘴里的烟。点燃后的烟草里所带有的薄荷清香更为浓郁,秦阙深吸了几口来醒神。

    他做了一个手势,示意着暂停拍摄。然后让还在坳姿势的叶家双子跟着他走向角落排放着电脑的地方,愁着脸。

    已经不早了,别的棚子已经完成一日的计划早早放人去吃饭,但由于早上在化妆耽搁的时间秦阙只能厚着脸皮来让双一叶和两位帮忙操作的大神这里赶进度。

    看着这几位留下别的兴欣队员也没走,秦阙只好吩咐助手去附近的便利店里先采购些食物让他们填下肚子,并允诺拍完后带他们吃顿好的。

     反正花的不是他的钱。

    “叶神啊,你看这双一叶的动作同步率始终达不到你们操作的时候高啊。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下?事先说明啊,我们这里找不到别的双胞胎。”秦阙苦着脸说,虽然他拍摄的并不是动态的视频,但是同时挥出的战矛在静态的图片中也同样有相当的张力。

    叶修轻笑:“你找的双胞胎也未必有我两默契啊。”然后做了个索烟的动作,秦阙乖乖的奉上了自己的烟。

    接着叶修感到后背有点凉,似乎有人不断的给自己送眼刀,但转过头去也只看到叶秋一脸正经的瞄着屏幕。

  “你们两个还没有训练营里的小唐和邱非来得默契,早知道就学王杰希那样把他们两个带来了。”叶修做了个手势,让正在操作的苏沐秋和方锐让出位置。

“来,现在就让他们见识下我们的默契。”叶修就这么随意的一说,但在叶秋的眼中却仿佛像是叶修正伸手邀请他。

    刚刚叶修再向秦阙讨烟的时候,叶秋用凌厉的眼神看向了叶修。好不容易才戒掉的烟最好不要再次沾上,看在叶修并没有点燃的时候叶秋眼神放软了。

    然后他就开始了走神。

    叶秋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停留的地方,他一寸寸的从叶修的头顶开始瞄起不断往下,最后停留在了肩颈附近。

    回想起叶修柔软的发扫过自己颈部的感觉,想起了叶修肩颈部分皮肤的触感。叶秋不得不承认他是有点怀念的。

    那种感觉是小时候叶修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他的怀抱里没有别的,从来也只是叶修。那时候的感情与情欲无关,只是因为这样子会很安心。

    喜欢叶修这种情感在叶修上次把一叶知秋当成礼物送他以后就更为难以压抑了,原本因为伦理因素压抑着的情感便如燎原的野火。

    一发不可收拾。

    叶秋试过克制一如过去那十几年一样,但他发现这没用。被克制的感情像是被压缩到最底的弹簧,跳起来反而更高。

     叶秋坐到叶修身旁的位置,漫不经心的配合着叶修打出一套同步率极高的连击,看得秦阙满眼发光。

   “一叶知秋……”秦阙轻叹。

    会在赛场上为一叶之秋撑开念气罩的人已经换了一个,但当初的那个人却以另外一种形式留在了兴欣,苏沐秋到是像是为了履行当年自己在招待会上的承诺般,秋木苏一直在一叶之秋的身后。

    一叶知秋宛如没有经历过这段时光一样停留在了过去,除了已经满级了以外身上的装备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停留在吴雪峰退役时的气冲云水和现在方锐操作的气冲云水共同撑着念气罩挡在一叶之秋面前的时候,秦阙也没感到这么难过。

  “怎样,这套够默契吧。”叶修是不注重打法是否绚丽的,但是同步率极高的动作加上技能自带的酷炫,看起来自然是比单人打出来的效果好看。

  “够默契。”秦阙点了点头。

  “继续吧,我想到办法了。”秦阙想想,决定使用点特殊手段把这组拍过去就算了。

     毕竟,会玩荣耀还玩得这么溜双胞胎难找啊。

_(:з」∠)_还活着,没被外星人抓走

_(:з」∠)_啊好久没写没手感,先看看吧

_(:з」∠)_上班好累

 

评论(23)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