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25)

训练营里来了位倔劲十足的美女。

方锐被挤出了最佳观赏位置,然后只能踮着脚尖去看被全战队和训练营的人层层包围包围着的美女和叶修的对战。

很容易就能看出来这位美女是刚接触荣耀的新手,来的时候账号卡都没有一张,借着老板娘的逐烟霞就和叶修战了起来,现在已经战了十场,没有一场能撑过一分钟。

叶修用的是从网游部借来的小号,与逐烟霞的装备相比称得上是一身破烂,蓝装里掺杂着几件绿装而且属性还一片红彤彤的,根本没达到当前等级该有的基础属性。

“再来。”唐柔毫不气馁,鼠标一点又发出了挑战。

“再来就显得是我在欺负你了啊。”有些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遇见,她骨子里的品质并不会改变。

正如唐柔那永不言弃的劲头。

这辈子刚来网吧两个月的唐柔看到陈果小号卡在了神之领域愁眉苦脸的样子,一个荣耀新手仗义的凭着手速硬生生的把一道技巧性需求较大的关卡磨过了。

陈果一看眼睛都亮了,她随手一贴的招网管的广告却为战队挖掘到了一根不错的苗子。

她试着让唐柔也一起玩荣耀,唐柔接过逐烟霞研究了下技能就把她在竞技场上一直打不过的对手一一击败。

这让她荣耀老手感到略有挫败,但同时更有把她拉到兴欣训练营试训的决心。

“小唐,有兴趣打职业联赛吗?”陈果带着满满的诚意问,她相信这是个很少人会拒绝的提议。

然而唐柔偏偏不随她意。

“不了,荣耀太简单了,没意思。”

陈果想说荣耀一点都不简单,而是这几天你遇见的人太菜,但想想其中太菜的还包含自己她就怎么也没法说出口,而是直接把唐柔带到训练营然后让叶修上。

无论在武力值还是说服技巧上还是叶修比较靠谱,陈果心想。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叶修根本没怎么动嘴皮子,直接用40AMP就把唐柔击败了这么多场,让陈果怪不好意思的。

“喂你这样……”陈果话音未落,叶修就让苏沐秋替换了自己上场。

“没事,这姑娘心理承受能力杠杠的。”叶修先稳住了陈果,对于乐于挑战的唐柔来说一次次的被击败并不会挫败她,反而更让她燃起斗志。

这把唐柔撑的时间长了一点,堪堪破了一分钟。

“看我战法玩得怎样?”苏沐秋眉飞色舞的问,跟叶修混多了战法技巧他还是懂点的。

“欺负下网游选手还行。”叶修客观的说。

“不止吧?”苏沐秋怀疑的问。

 原本还为自己撑久了一点感到欣喜的唐柔,欣喜感顿散,感情人家还没上自己熟手的职业就把自己打败。

“换你熟手的职业来。”唐柔咬着唇说,虽然知道会输得更快但她就想一试。

“这可是你说的哦。”苏沐秋随手抽了张神枪手的卡,装备比叶修刚刚的战法还次,然而这次唐柔感觉更为难受。

这个神枪手卡准了距离,让她无法攻击只能被风筝致死。

“再来!”

“再换个人给你试试。”

方锐就这样看着这个妹子把兴欣战队的选手和预备役选手都挑了一遍,然而都是惨败,最后只剩下自己没和妹子打过了。

他抽出了一张盗贼的账号卡,这是他决赛以后就被嘱咐要好好练练的职业。夏休期回家以后到去G市友谊赛以前,他经常跟着叶修他们去网游里抢BOSS,搞得除兴欣公会以外的公会长们怨声载道。

同时也导致他的那个盗贼小号一出主城就容易被集火轰成渣,但他甘之如饴。荣耀教科书这个称号不是百得的,叶修在盗贼上的造诣恐怕也是职业选手级别,在夏休期给予的指导让他获益良多。

夏休期结束以后,叶修递给了他一张新的账号卡。那时候方锐满脸不舍的从裤袋中掏出气冲云水,以为就此与这张卡告别,交卡的时候也有几分不情愿。

    但是叶修挑了挑眉,笑着说:“谁说要收回这张卡了,这是让你两张都收着,好好用。”然后把卡郑重的递回给他。

“就当做是你夏休期努力抢BOSS的回报吧,不过这卡等你退役后是归兴欣的没问题吧?”

“没问题。”

“不登上看看吗?”

依言他插卡登入了盗贼,原本以为只有寥寥几件银装武装的号,结果点开装备栏一看却被11件银装晃瞎了眼。

“对了,根据你的习惯,我没全用银装。”叶修解释道。

经过夏休期跟叶修拉近了距离的方锐发现自己那刻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方锐回想了下夏休期抢过的BOSS,那大多是掉落制作盗贼和机械师银装的稀有材料,这分明不是叶修的临时起意,而且还根据了自己的习惯给他进行了配装。

这个男人总是在各种细微之处让人感到暖意。

“那么我们下赛季将会有机械师出道?”方锐好奇的问。

“没有。”

“那我们抢的那些做机械师银装的稀有材料是为了……?”

“你猜?”

这个谜底直到这个赛季常规赛第二轮,苏沐秋操纵着名为楸木苏的机械师参与擂台赛才揭开。

原本不长于单挑的机械师在苏沐秋的手下可以一挑二,在场外的方锐小声的跟叶修说枪系精通的就是个BUG。

“那我全职业精通不就更BUG?”

“精通是指到什么程度?”

“给我任何一个职业我都能去打联赛,你信不?”叶修胸有成竹的说。

“那你去玩个牧师吧,兴欣需要你。”可能是受到兴欣的战斗风格影响,来兴欣训练营报名参与治疗职业训练的人数少得可怜。

而经过层层淘汰以后,这人数一只手都能数得清。

“这个不行,治疗没有主攻手那么好指挥。”

“你看人家张新杰指挥得还不是那么溜,不会玩治疗就认了吧老叶,别吹了。”方锐真的不相信这个经常不带治疗玩耍的人会精通治疗。

“总有一天你会在赛场上感受到我充满爱意的奶,到时候你别嫌少就是了。”

 过了几年,当君莫笑正式出现在赛场上的时候。方锐好几次在赛场上好几次在死亡线上被君莫笑那一丢丢奶量救起,看着那少得可怜的治疗量方锐才明白当时的叶修说得一点都没错。

他的确全职业精通,就算是治疗。散人因为没有加成,对时机的要求非常苛刻,掐准时刻的一发治疗往往能扭转乾坤。

只不过那治疗量还真是……不堪入目。

   “好了不扯了,好好看比赛,回去复盘的时候我会问你很多问题的。”说完,两人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比赛上。

     方锐用盗贼很简单的就击败了唐柔,看着唐柔连败这么多次,方锐都有点于心不忍。

     “队长,下手太重了吧?”

      “重吗?赛场上并没有怜香惜玉这回事,而且你看看妹子都比你淡定得多。”叶修还记得上辈子还是新手的唐柔和冠军队微草的数次PK,输了却毫无埋怨。

       现在的她也只是在挫败中不断的吸取经验,在每一局中她都有微小的成长。如果不是她自他以后每一局以后都换一个对手,说不定还真的能乱拳打死一个轻敌的老师傅。

      “荣耀没有那么简单,加入了兴欣战队日后你会遇见许多更强的对手。问题是,你愿意加入吗?”

       陈果生怕唐柔在这以后会辞职不干,因为从她的气质看来网管这份工作对于她来说并不是很重要。 

      她斜眼瞥了下叶修,就没见过像他这样劝人的。

      但是唐柔却出乎意料的说:“我愿意。”

      “那好,先从练一个自己的号开始,想选什么职业?”

      “你是什么职业?”

      “战斗法师。”

      “那我也要练战法,总有一天我会打倒你。”

      “姑娘你先认清事实啊,我两是队友啊。”

      “怕了?但我还是要打倒你。”唐柔的脸上绽放出笑容。

 ————————————————————————————————————

叶修拍了拍身睡梦中畔呼吸不稳的苏沐秋,从G市回来以后他们进行了一场坦诚的深度交流,距离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常规赛。

苏沐秋在他的逼供下说出了他内心深处的担忧,即便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叶修听了以后也楞了一下。

“你就是怕这些?”诚然苏沐秋所说的状况值得担忧,但这也有可能只是他在创伤过后的后遗症,他也许更需要的是一个心理医生。

叶修嘴里叼着棒棒糖,这辈子他就没能成功碰过烟,老魏还专门嘲笑过是他乳臭未干小屁孩连烟都不敢抽。

“每个人终归一死。”叶修平淡的说。

“但我怕是我把你们害死。”苏沐秋激动的反驳,这才是他所担心的原因。

“我们四人的重生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在这个世界已经算是一个平行世界了。”叶修咬了口棒棒糖,苏沐秋听到了糖碎了的声音。

“如果把每个平行世界形容为一个盒子,那么每一个盒子里的走向都不会一样了。也许在某个盒子里,没有荣耀而我们只是朝九晚五的普通人。”叶修继续扯道。

“所以呢?”苏沐秋觉得叶修好像有点离题了。

“在无数个盒子中我们或许会遇见,或许不会。但是在已经遇见你们的两个盒子中,我从未后悔遇见你们。”叶修神色认真的说。

“其实最好的是跟沐橙也说说你现在的现状,这样既能提防你的梦境成真,但估计你并不想沐橙担心。”

“于是我们两个做哥哥的只能在外面更好的看好沐橙了,保证她的安全。至于我从今晚开始会去你的宿舍观察你的睡眠状况。”

“这些年来为了瞒住我们花了不少心思吧?”叶修想起那段时光,竟然觉得长得有点令人不安。

“并不,在出租屋的时候我两轮流睡觉基本上你就没机会发现。在兴欣宿舍还没建起来的时候,我只要保证我比所有人都晚睡就可以了。”苏沐秋得意的说,为自己能瞒过众人这么长时间而得意。

起初叶修面对苏沐秋在梦魇中挣扎不知所措,但他想起飞机上的轻拍有效以后他就尝试着这样做。

幸运的是,这有效。

苏沐秋眼下的乌青逐渐褪去,而叶修的眼下乌青却越来越深。今晚临睡前,苏沐秋曾对他说明天要拍广告,别管他先睡吧。

然而叶修就这样守着,直到度过了苏沐秋睡眠最不安稳的那段时间自己才沉沉的睡去。

_(:з」∠)_本来还想攒多点字再发,现在还是等明后天再继续……

_(:з」∠)_广告我已经起了个头了,就等着慢慢补完了

_(:з」∠)_估计下一更第六赛季就正式完结


评论(30)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