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22)

周泽楷从没遇见过这么猥琐的气功师,在他心中气功师这个职业一直是一个正气凌然的职业,但是眼前的对手却把气功师玩出了盗贼的感觉。

这幅图是轮回为他精挑细选出来的,排位也是轮回为他安排的,他看了看图觉得合适没有异议就练了起来。

为了捧起新的核心,轮回也是蛮拼的。周泽楷的技术和颜都摆在了他们面前,他们不会甘心白白错过这个机会。

轮回的算盘打得极好,若是周泽楷能顺利赢过两位前辈,那就打点好媒体方面让周泽楷一炮而红。如果不幸输给了前辈,那么初出茅庐的新手输给这两位强大的前辈很正常。

对于新人来说初次出场就遇见这两位正值当打之年的前辈无异于是一场噩耗,而一些心存幻想的新人想着一上场就打爆这两位,然后一举成名。

只不过幻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平日看起来懒懒散散,还会在群里打趣熟人的叶修,一旦上场就会尽力打倒对手,不留余力。

而平日在叶修身边笑得一脸纯良的苏沐秋就更绝了,曾经有一个新人连秋木苏的衣角也没摸着,就被磨死。 

那场比赛在G站上流传甚广,成为了神枪手必看的视频之一。久久热度不变,直到周泽楷在全明星上用一押枪直接射杀了对手,G站神枪区才有了热度可与之比肩的视频。

周泽楷也没想这些弯弯道道的,当听到轮回让他上场的时候他感到有点小期待。在他还没进训练营以,身为神枪手的他自然是看了不少苏沐秋的比赛视频,久而久之在团队赛的视频中他更多的把目光停留在了神枪手所策应一叶之秋身上。

   他曾经考虑过去兴欣训练营试训,一向腼腆的他甚至主动与父母提起意愿。这个时候周泽楷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父母很开明,在浏览了相当多的资料以后,父母觉得有苏沐秋这个正值当打之年的神枪手在,同系的周泽楷很难混出头,还不如让他去离家里比较近的轮回训练营试试。

结果一试,他就取代了张益玮成为了轮回的新核心。

一枪穿云正在地图中搜索着,气冲云水的身影被隐藏在了低矮的灌丛间。周泽楷猜测,方锐正以半蹲的姿态潜行着移动着位置。

气波弹!

方锐很有自信周泽楷根本不会留意到来自阴影之中的偷袭,气波弹正以一个不紧不慢的速度飞向周泽楷。

 紧接着他平移了数步,放出了气刃。两个技能同时击中了周泽楷。

“这招还算不错。”在场外的苏沐秋做出了点评,利用技能时间差来制造陷阱,很符合方锐性格。

“但还是不够。”在叶修说话的同时,周泽楷很快就辨认出了方锐的方向,枪口已经指向那个方向,同时用飞枪拉开了数步距离,停在了一个他能攻击方锐,而方锐因为技能范围只能冒险向前的距离。

场外的老兴欣的粉丝对这个新出道的新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气冲云水在吴雪峰手中的时候也未曾像今天一样猥琐过。

“看样子方锐还有一大段路要走啊……”苏沐秋叹气,对于一个新人来说方锐能做到这已经算是不错了。

“是的。”场上的一枪穿云被气冲云水顺利近身,然而双枪射出的火舌却让方锐讨不到好。

两个角色的血量都下降得飞快,最终还是方锐先倒下。

输了?方锐带着不甘离开了选手席,他听到了掌声,但那是轮回送给周泽楷的。兴欣的粉丝们此刻正维持着诡异的沉默。

他自发的走向叶修,然后坐在了叶修身旁。

“打得还可以,只不过你没想到一个新人枪体术也如此纯熟。”这场比赛轮回不仅占有主场优势,而且周泽楷的实力也在这里放着。

“你的实力我清楚,还不需要粉丝来帮我鉴定。”叶修也注意到了兴欣粉丝们诡异的沉默,估计是看不惯自家新人猥琐的风格。

“还得好好练。”能说的叶修觉得自己已经都说了。

“会的。”方锐说完这句以后就静坐在叶修身边,听着叶修和苏沐秋在分析场上的赛事,很快团队赛就要开始了。

“走吧,让轮回的领教领教前辈的可怕。”苏沐秋拉着叶修大步向前。

他早就期待能够与周泽楷一战了!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去欺负同职业后辈了吗?苏沐秋。”叶修调笑着,他当然知道苏沐秋的战意完全是因为上辈子没能与一个势力与他势均力敌的枪手一战。

“是啊,一个名叫叶修的还在我欺负后辈的时候给我递砖头呢。”

轮回的团队赛,苏沐秋独立切断了周泽楷与轮回的联系。叶修带队趁机包抄了轮回队伍的后方。

最终团队赛兴欣胜出。

赛后的周泽楷独自留在了赛场,抬头看着显示着最终比分的电子板。

1:9,轮回除了他在个人赛上取得的一分其余比赛颗粒无收,这个成绩可以说是相当惨淡。

要加油啊,他在心中给自己暗暗鼓劲。

前方的路还很长。

————————————————————————————

周泽楷的人气蹿升得飞快。

“这小子人气还不错嘛。”苏沐秋浏览着全明星周末投票结果,看着周泽楷的人气远远超过了许多同期的新人。

“这赛季轮回表现还算可以吧,虽然看样子估计没能进季后赛。”这个赛季周泽楷个人赛或擂台赛上的战绩可以说的上是亮眼,但轮回的团队赛实在是……

四连冠在手的叶修妥妥的站稳了第一的宝座,其次就是苏沐秋,苏沐橙刚好是第十位,兴欣有三位选手进入前十。

“今年有点意思啊,有两名治疗选手进入了全明星也是难得,团队赛打起来不用哪队缺治疗了。”苏沐秋继续扫着名单,与叶修闲谈着。

 然后才好像想到什么似的补了一句:“你不要又怂恿别人让牧师去打擂台了。”他可不想再一次看到一场四十分钟的擂台赛。

“放心放心,今年霸图主场,哪里轮到我做决定?”只不过今年新秀挑战赛估计自己又要被车轮战了。

“对了,方锐有报新秀挑战赛吗?”今年兴欣出道的新人就只有方锐一个。

“没,那天我问他他说在他大功未成之日不去想这些虚无之事。”叶修摸了摸下巴,感觉自与周泽楷一战以后方锐似乎发展出了一种奇奇怪怪的属性。

“……那他那大功什么时候练好?”苏沐秋带着几分笑意问。

“这我倒不知道,不过他说待他大功练成之日,江湖人称他为黄金右手之时,必定会带我飞。”

     与周泽楷相比,方锐的处境可以说是不妙。

     兴欣没少让方锐上场,他的战绩胜负对半分。对于一个新人来说这个战绩可以说算是不错了,而且他的打法也算是为一部分的气功师玩家打开了新大门,但对于部分挑剔的粉来说,方锐的成绩远远不能使他们满意。

叶修注意到这种情况,也曾和方锐谈过,然而方锐只是耸了耸肩,然后说在吴雪峰时期他们也没多满意啊。

“这大概大概也算是种另类的度过新人墙的方式吧。”叶修虽然蛮遗憾一个看起来蛮软萌知礼的方锐开始往中二风走去最终走向猥琐风,他开心就好。

“对了,今天午饭给你加菜。”前几天叶修随口说了句想吃烤鸭,今天苏沐秋就订了足够战队的量放在食堂当加菜。

“加什么?”

“正宗全聚德烤鸭。”

 前几天的随口一说愿望此刻有人实现虽然事小说不感动是假的,想想平日苏沐秋在小细节上的行为,如果是普通妹子估计早就动心了。

不过叶修不是妹子,他只觉得苏沐秋是个好哥们。

最大的烤鸭腿被队员们起哄着由苏沐秋夹给了他,叶修啃着鸭腿想到了家中的弟弟。以前的叶秋除了玩游戏这项以外,别的喜好惊人的一致。这导致每次餐桌上出现烤鸭的时候,叶修总会先佯装要抢较大的那个鸭腿,到最后在假装抢不过把那个让个叶秋。

 想起叶秋被气得鼓起来的小红脸,叶修决定今晚在QQ上找他聊一聊。

————————————————————————————

主持人宣布下一位挑战的选手是周泽楷时,叶修高兴的从选手席上走下,准备回到自己的位置,然而走到一半又被主持人拉住。

搞什么?叶修有点茫然,身为神枪的周泽楷不是该挑战苏沐秋吗?挑战他这个战法有点略不科学啊。

果然霸图还是没这么容易放过自己,叶修认命的回到选手席。

这场比赛叶修的作风可谓是简单粗暴,没有一丝多余的操作,半血就赢了一枪穿云。场外坐着的苏沐秋忍不住的想扶额,这些招式他熟啊,叶修在队内和他打的时候没少用,此刻虽然是周泽楷在场上,但苏沐秋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

自那次抢孤独的城主山北以后,他两就在街边买了本三块钱一本的本子。过了这么久,本子已经用掉了大半,详细的记录了他们每一次PK的胜负,至今叶修胜场比他领先一百多次。

叶修,最强。虽然苏沐秋不甘心就这样承认,但这就是事实啊。

输了过后的周泽楷深望了一眼叶修就往自己的位置走去,经过一场酣战以后的他暂时不能平复心情。

如果明天能够在与前辈一战就好了。

接下来的新秀挑战果然如叶修所料一样,新秀一上场就直接点他的名,他也干脆坐在那里不走等最后一个挑完了在下场。

下场的时候他扫了扫了一眼四周,却发现周泽楷盯着他看。

这孩子,记恨上自己了?可在记忆中的小周并没有这么小气啊。他向周泽楷挥了挥手,然后走回了自己的席位。

叶修倚在苏沐秋的身上看完了接下来的趣味比赛,周泽楷在场上小秀了一把,击中了所有高速飞出的飞盘。

————————————————————————————

周泽楷安静的坐在角落,听着前辈们在安排出场次序。

他是轮回唯一入选的选手,首先资历也不够去团队赛,加上他平时就存在与队伍的沟通问题,所以没有异议的就被分到了擂台赛。

他也没想着去团队赛刷眼熟,能够去擂台赛倒是很符合他的意愿。

比起B组这么快的决定好了人选安排,A组在吵得不可开交。

“你看,我们兴欣单人赛事一向很不错,就让我们三去打擂台赛就好了。团队赛的重任还是交给你们吧。”叶修首当其冲为兴欣的争取福利。

“他们那边有三个玩战术的,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上团队赛吧。”张佳乐否决了这个提议,开玩笑他也想抢擂台赛的位置啊。

“兴欣三人组加上微草二人再加上楚云秀刚好一个团队赛不是很好吗?”孙哲平在旁边附和。

“怎么可以拆组合,还是你们上吧,我们三个单数的拆去打擂台刚刚好。”

“我感觉我擂台战绩还是不错的。”王杰希也开始搅合。

“不如这样吧……”叶修提出了一个建议,几乎没人表示异议,除了苏沐秋在旁边嘟囔了几句。

“那么就上吧!”

擂台赛第一阵,苏沐秋VS周泽楷。

两位技能全开的神枪手在台上打得热闹,风格相似的他们打起来给予观众极大的视觉享受。

苏沐橙看得有点入神。

“很开心吧?”叶修在旁边问她。

“是啊。”她点了点头,明明是该开心的时刻却有点红了眼眶。这一次哥哥活的好好的,这份绚丽的技术也早已呈现在世人面前,而她也终成为了他们坚实的后盾,在他们大杀四方的时候,守好后方。

“是该开心。”如果说回到过去能让他惊喜,那么四人的同时重生对他来说算是大礼包了。

这份才华没有过早消逝,能与苏沐秋有并肩的机会,那是他上辈子未曾想过的。

在赛场上站到最后的最终还是苏沐秋。

他嘚瑟的回到位置,然后跟叶修小声的说着。

“你看你看,还是我比较强。”

“看你嘚瑟的,等他意识提上来了你就哭。”

“那也要先等他意识提上来。”苏沐秋阐述事实,现在的周泽楷大概输在了意识上,等晚点自己和周泽楷打起来估计也是胜负难说。

不过那也要晚点呢不是?

————————————————————————————

这是张佳乐第一次与叶修合作打团队赛。

这是一次很新奇的体验,这个能轻易破解繁花血景的男人现在正在指挥他们。繁花血景与沐雨橙风的炮火相交织,形成了比以往更细密的光网。

一叶之秋把自己隐没在了光影之中,与落花狼藉一起截住了游离在团队外的夜雨声烦。剩下的三人自动散开来,避aoe技能一锅端。

“我埋伏的这么好居然被发现了,这一点都不科学。”全明星赛场上并不禁止语音,充当侦察兵的黄少天自以为隐藏的很好,此刻被发现虽惊却不惧。

夜雨声烦提剑上前,与二人缠斗起来。

“现在才想起来这里不禁语音,这小子还是交给你来处理了。”说完以后的叶修麻利的就溜了,然后战矛直指隐藏在夜雨神烦十个身位格后的索克萨尔。

“还是被前辈发现了呢。”喻文州温和的笑答,他的隐藏在这个人的面前一向都很容易被发现。

“你们队里的剩下的就别玩躲猫猫了,反正我也能找到,不过老韩居然会跟着你们闹也是稀奇。”边跟喻文州闲扯的叶修手上动作也没停下来,战矛不停的往索克萨尔身上捅着。

“韩前辈并没有跟着我们闹啊。”

大漠孤烟从另一侧绕至战场,与夜雨声烦汇合。

“而且我们也没有躲猫猫啊。”

生灵灭与石不转在大漠孤烟到阵以后到达,对落花狼藉形成了包围。

“那他们也太不人道了,把你一个留在这里。”

“怎么会?我自愿的。”

喻文州自知不能长时间拖住叶修,不断的往队友的方向退。叶修为了回援,也不勉强把喻文州留住。敌对的二人间存在着迷之默契,让他两顺利的退到了队友身边。

“就算是卖血也悠着点啊。”几乎是满血的一叶之秋替落花狼藉吃下了来自大漠孤烟的一记双虎掌,接着接替了落花狼藉与大漠孤烟战了起来。

 方士谦的治疗在他挡在落花狼藉面前的时候同时落下,落花狼藉逃离了红血阶段。

“看来还是我多管闲事了,治疗之神的判断还是那么精准。”

“那你就不要经常放弃治疗。”方士谦想起兴欣的治疗,忍不住回了一句。

“如果是你,我怎么也不会放弃啊。”

 繁花血景与沐雨橙风的攻击再次组成了一道光网,一叶之秋在里面不断的穿行,看见残血了就开大技能补刀。

一个战斗法师走在交叉侧步显得比刺客还鬼魅,在双方技能交换之下最终还是有治疗之神撑着的A组赢得了比赛。

“看,治疗很重要啊。”方士谦语重心长的说。

“是很重要。”虽然在外人看来叶修一直是走放弃治疗路线的,但其实该对治疗的保护他还是有的。

“轻视治疗总有一天会输在治疗手上啊。”

“知道了。”

————————————————————————————

    这是张新杰少有的一次破例。

原本该去睡觉的他此刻却少有的亢奋,坐在电脑面前看着兴欣团战的视频。再过几天就是决出这个赛季的总冠军的比赛了,上一场霸图以输分之差输给兴欣,也就是说如果想要冠军几日后的团队赛必须要赢。

他曾从各种角度分析过兴欣的团战,唯独治疗视角他看得少。

今晚他看的都是兴欣治疗视角的视频,从这个角度他也能看出兴欣的治疗有多不容易。与他那数次举高十字架又放下不同缺少治疗机会,兴欣的治疗是面临着治疗目标太多,应接不暇。

经常有人调侃兴欣的放弃治疗流,但身为治疗的张新杰从视屏出看出的是兴欣对治疗的多处维护,只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选择交换。

“新杰?”韩文清少见张新杰这个点了还在训练室,有点惊讶。

“队长。”

韩文清很自然的坐在了张新杰的身旁,也打开了视频看了起来,他看的是一叶之秋视角的视频。

为了熟悉技能,职业选手们都曾接触过别的职业的账号,韩文清私下也曾玩过战斗法师,但无论如何都玩不出叶修的感觉。

“队长,你会觉得我的战术太冒险吗?”为了团队赛能赢,张新杰选了一幅较为冒险的图,但是技能衔接能够做好的话那么是很稳妥的。

“霸图从不惧冒险。”选了一幅绝杀图就要面临相应的风险,但是张新杰的严谨会把这些风险压缩到最少。

“加油。”韩文清很看好张新杰,这个沉稳的新人。

张新杰点了点头,最后又隐身登上了石不转。

他觉得,武器附什么技能,他有更好的选择了。

“霸图今天有点拼啊。”苏沐秋在个人赛以微弱的优势赢下一场下来后就坐在了叶修的身旁。

“霸图不都是一直都这么拼”叶修说完后扭过头叮嘱队员们。

“今天霸图的状态有点好的出奇,你们别看他们刚刚输了一场就掉以轻心啊。”

“毕竟这是总决赛。”随后苏沐秋补了一句。

 个人赛兴欣取得了1分,擂台赛兴欣胜出,还是得看团队赛了。

断河,一幅网游中PVP常见地图,然而在职业赛中并不多见,因为这幅地图都熟啊,都熟的地图容易丧失主场优势。

霸图选择这幅图的原因还真是个迷。

兴欣以倒Y字形的队形散开,一叶之秋站在最前端,两位远程在两翼,方锐和治疗居中。

在这幅地图受到集火的未必只是治疗了,拥有抓取抛投等能使角色位移的职业都会受到更多的关注。

“就这吧,位置不错。”叶修带队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场外的观众觉得这情况有点眼熟,上个赛季兴欣貌似就这样把霸图坑了一把,又想用援助战法?

“就不怕我又用援助战法坑你们?”叶修在公共频道里发了这句话,纯粹玩心理战。

“那么前辈你过来?”张新杰回道。
     张新杰也知道那个位置纯粹是一把双刃剑,在能使用援助战法的同时也更容易被对手推入断河,而且靠近地图边缘掉下去就基本没有上来的机会。

 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当霸图全员达到方锐的可攻击范围的时候,双方的远程已经对轰了起来。大漠孤烟一马当先的冲向了一叶之秋,霸图其余人员紧跟其后。

方锐看着刚好抓云手技能范围之内的石不转有点手痒,他把自己的身形隐藏在了一叶之秋身后然后只漏出了手。

石不转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端,正努力的给队友加血,偶尔给一叶之秋上个圣诫之光,视角几乎看不见隐藏着的方锐。

石不转很顺利的就被抓了过来,顺利到方锐觉得这有阴谋。

冲锋!这个圣职系所通用的低级技能石不转显然也有,一把把方锐撞下了河流,正当方锐想挣扎上岸的时候,李元博的拳法师给他补了一击。

他在地图的边缘变成了一朵白花。

就这么挂了?方锐看着自己变灰了的屏幕有点不能接受现实,手里的动作还没停下,但游戏里的人物已经出场。

“小张不错啊,估计武器上打的也是骑士的技能?”

张新杰没有回答他,回应他的只有来自大漠孤烟的直拳。

然而接下来的发展更让观众看不明白,大漠孤烟与一叶之秋一同落水,双方在水中打得火热,很快一起被湍流送到了地图边缘。

霸图这次真是拼,为了把自己送下场连韩文清也舍得拿来交换。

场外的观众快要疯了!这霸图的行为太疯狂了,不过霸图的粉丝表示喜闻乐见。一叶之秋这个通常比牧师还能活得更久的角色此刻这么早出场,霸图的简直快要乐疯了。

就算输了也值了!其中有人这么想。

兴欣剩下的输出缺少位移技能只能在提防被弄下河的同时做出输出,双方的团队换血之下,终是霸图撑到最后。

霸图,赢了!

终于赢了他一把,韩文清快步的走出的选手席。他想看见叶修脸上出现沮丧的面容,虽然他知道这一点都不现实。

他等了一会叶修才出来了,人还是那么懒散,对他说声恭喜。

“你们霸图真舍得。”

“用我换你其实不太值。”在跟叶修斗了这么多年,他还是学会了点嘴炮技巧。

张新杰安静的站在他们身旁。

“新杰这次干得不错啊,挺大胆的。”叶修夸奖了张新杰,这种冒险中带着谨慎的战术也只有张新杰了。

“谢谢。”张新杰淡然的回答。

方锐感觉自己以为已经跨过了的新人墙此时仿佛还矗立在自己面前,这一场比赛如果不是他贸然把张新杰抓过来可能还有转机。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

他开始做着最坏的打算,比如说叶修说兴欣不需要他啊,吴雪峰说他丢了气冲云水的脸啊,平日一起嘻嘻哈哈的老板娘也赶他走。

可这一切都没发生,叶修只是揉了揉他的头发。

“走吧,下次加油。现在先回去帮老板娘打大混战。”叶修想起上辈子霸图第一次拿冠军的时候,与嘉世爆发的大战导致嘉世没能成为三大公会那样的那种大公会。陈果这战队老板还时不时的在网游里晃荡,不少人知道她的大号且马甲们,怕在战中会被不少人集火。

“嗯。”方锐点了点头,跟着叶修离去。

_(:з」∠)_我真的没有坑!我只是手残了点!这章7176字,全文总字数有5W了,发现自己写文白开水得有点可怕,而且还慢热……


                                                   

评论(32)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