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20)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叶秋的桌面上还有厚厚的一叠等待处理的文件。

    他揉了揉自己干涩且疲乏的双眼,伸了把懒腰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当活动筋骨,接着就做起了手操来,这是他退役以来唯一坚持下来的习惯。

     因长期以来的习惯,他的手操做起来犹如教科书一般的标准,但他心神却想到了叶修那头。

     还在苏家兄妹租的出租屋住着的时候,他就和苏家兄妹躲着叶修商量了未来的方向,虽然知道他的哥哥完全不需要别人为他做这些,但他们都是发自真心的想给叶修减少点担子,上次叶修自己一个人扛了这么久,这次不该再由他一个人扛下去。

     到最后是他否决去嘉世这个选择的,即使他们对可能的未来做出了无数种预测每一个细微之处都考虑进去了,但是人心难料,久浸在商场的叶秋更懂得在利益的驱使下有些人是永远不会被满足,这就是商人追逐利润的天性。

    即使有苏家兄妹这两棵摇钱树在,短时间内陶轩也许会感到满足,但是如果时间长了陶轩也会像上次那样对不怎么拍广告的叶修产生不满。

    现在叶修在兴欣,有陈家父女这种重情义的老板,有吴雪峰这种可靠地助手,有苏家兄妹这种神队友,怎么看也不会像上次一样。

 “混蛋哥哥……”发现自己神游都在想着叶修的事,他声音极小的抱怨了一句,但是嘴角含笑。

    他掏出了手机,登上了QQ,一片火红的枫叶还亮着。

    一叶知秋

    混蛋哥哥,还不睡?

    一叶之秋

    哟,好久不见你登这个号,还以为你弃了这个号。

    叶秋怎么舍得弃了这个QQ,这个QQ里所包含太多的回忆,更重要的是这个QQ有叶修的隐身对其可见。

    在他设置的时候,叶修只是在旁边说了句:“回去以后别老弹我,我可是很忙的。”然后就任着他对他的QQ进行设置。

    更让他开心的是,直到现在叶修也没有更改这设定。

    一叶知秋

    你到底在做什么?抢BOSS?要帮忙不?

    一叶知秋的账号卡就放在了他的钱包里,他没事的时候就会掏出来看看,但就是没有上线。

    一叶之秋

    兴欣公会发展得不错,暂时不需要我帮忙。就算需要你帮忙,你也别拿一叶知秋这号上线。

    对了,刚好你在看一下第四赛季百花对别的战队团队赛的视频,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最主要看孙哲平守完擂台后参加的时间比较长的团队赛。

    符合这两点的视频不多,但也花去了叶秋不少时间,等到他回复叶修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五十了。

    一叶知秋

    还在不?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啊,只不过孙哲平在团队赛中后期的表现感觉有点不一样,而且还有一些小失误有种后劲不足的感觉,只不过对比赛影响不大,而且张佳乐在旁边很好的弥补了。

    一叶之秋

    连你也看出来了,这说明问题严重了。

    叶秋语塞,虽然自己荣耀水平算是不错,但是比起叶修还是有一点差距。

    一叶之秋

    孙哲平的手恐怕在这时已经出了问题了……

    只不过可能他以为是普通疲劳然后死撑着吧。

    一叶知秋

    那你打算怎么办?要帮吗?

    一叶之秋

    帮啊,虽说是对手,但是好歹也帮过兴欣打挑战赛的,而且孙哲平是个有意思的对手。

    孙哲平是叶修上辈子复出以后唯一单挑时打败过他的对手,虽然叶修那时候用的不是战法或散人号。

    一叶知秋

    那你打算怎么帮?

    一叶之秋

    下次比赛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谈谈,建议他找个医生检查下。

    叶修叼着棒棒谈,叹了口气。

    他能做到的也只是这些了,不是同队的队友他也不太好插手。随后的事情的发展只能看孙哲平信不信他说的了。

——————————————————————————————   “

    借一步说话?”赛后叶修在选手专用通道拦住了正打算跟队友一起离开的孙哲平,打算找个安静的地方跟他聊聊他的手。

    孙哲平有点纳闷,平日里他与叶修的交情不过是点头之交,他们之间应该没什么共同话题,倒是他的搭档张佳乐与叶修的关系意外的不错。

 “你是要找张佳乐吧?”孙哲平实在是想不到叶修找他的理由。

 “不,我找的就是你。”叶修收起了自己平日懒散的姿态,为了增加可信度他甚至连表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孙哲平的心里敲响了警钟,这变化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但他的好奇心驱使他想要去知道一件能让叶修变了表情的事情到底有多严重,在他的记忆之中叶修有许多种表情,但唯一缺的就是严肃。

 “跟我来。”叶修扭头就往一个较为僻静的地方走去,也没回头看看孙哲平有没有跟上来。

     等叶修走到一个他认为比较僻静的地方的时候,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这一路上两人一路无言。

    叶修双眼直视孙哲平。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可能会不信,但对你来说很重要。”

 “你先说。”孙哲平挑了挑眉,他倒是好奇叶修到底有什么要说。

 “你先把你的手伸出来。”

   孙哲平带着疑惑把手伸了出去,只见叶修接过了他的手,然后以轻柔的力道在手上揉按,力道很轻却让他有疼痛的感觉。

   他皱了皱眉。

 “我复盘的时候看出来你在长时间战斗后有些细微的失误,刚开始我只以为你是有些疲劳。”

    叶修的表情更严肃了:“但是经过刚才以后,我才确定你的手可能出了问题。”

   “你可以不信我,但我建议你趁早去医院进行检查。”

     孙哲平一惊,他一直以为他只是普通的疲劳并未深想,现在是被看出来是手部出了问题,这……

  “为什么告诉我?”

  “因为你是个可敬的对手。”叶修随意的回了一句。

 “信不信由你,我先走了。你放心,我也不会把这消息泄露出去的。”说完,叶修恢复了那副懒散的样子,慢慢的向兴欣所入住的酒店方向走去。

    孙哲平是信叶修的,刚刚的叶修给他一种身高一米七八,气场两米八的感觉,这无疑给他增添了不少说服力。

    这下好像欠下一个不小的人情啊,孙哲平边想边往百花方向走,决定明天去医院看看。

 ————————————————————————————

    苏沐秋熟稔的给叶修夹了口菜,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

  “看起来他听进去了啊。”苏沐秋分析说。

     他们坐在兴欣的食堂,边吃边看百花对霸图的首轮季后赛。孙哲平这个一贯的守擂大将居然选择去打单人赛,这让不少人跌破了眼镜。

   “听进去了……不对,你怎么知道?”叶修惊讶的问,他可没告诉苏沐秋他到底跟孙哲平聊了什么。

  “拜托,我也是个重生者,而且我荣耀水平比你差不了多少,再琢磨下你的性格很容易就猜出来好吗。”苏沐秋没说的是,我做了你十年的背后灵,还不了解你想怎么做吗?

 “不过百花居然没有直接让他休养一个赛季,看起来算是发现得早。”叶修开始思考,一个孙哲平不退役的百花会有怎样的发展。

 “也有可能是由于季后赛的压力才让百花没有放人。”苏沐秋给出了另一种可能。

 “估计不会吧,这行为无异于杀鸡取卵,而且还有张佳乐坐镇呢。”叶修反驳道。

     这场比赛百花败,看完这场比赛的他们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吃完饭休息一下继续练习吧,苏沐秋大大。这次要和沐橙一起拿冠军呢,可不能输了。”

     “才不会,看我等下打爆你。”

       叶修斜着眼瞄了一眼苏沐秋:“来啊,难道我还怕你?”

 ————————————————————————————

     黄昏沙滩,一副比较直的地图,充满霸图风格。

    落日染红了被峭壁包围着的沙滩,沙滩上散落着零星成片的红树林,浪潮拍打着峭壁,他们将在这幅地图之中决出这赛季的冠军。

    新出道的张新杰谨慎的跟在队友的身后,选了几个既能隐蔽自己又能顺利给队友施加治疗术的地方。

    兴欣的刷新点可以说是有点不利的,霸图刷新在了树林附近可以隐蔽自身,而兴欣却大喇喇的刷新在了沙滩与峭壁的交界处。

    峭壁之高,即便是好手跳上去也有点难度。

    张新杰在团队频道里开始下达一条条指令,身为新人的他虽然有制定战术的权利,但是节奏必须按着核心韩文清走。

    让他惊讶的是,兴欣选择驻留在峭壁附近,以最基本的阵型铺开,就在等待霸图。

    轻敌了吗?但他知道叶修是个不会轻敌的人。

    在这场比赛以前,他已经把叶修的比赛视频翻来覆去的看了很多遍,对叶修的风格有了一定的了解。

    为了谨慎,他让霸图维持阵型以匀速向兴欣方挺进。

 ————————————————————————————  

    喻文州再次在本子上一笔一划的写上叶修这两个字,这一页满满当当的都是他的姓名。

   霸图的刺客正在暗中埋伏着正等待创造了三连冠的王者走入他的范围,喻文州猜测这很有可能是打算舍身一击把一叶之秋带走。

   而叶修的队友仿佛好像没看见刺客的存在一般,继续骚扰着牧师。

   死角战术!

   一叶之秋可能有危险了,喻文州叹气得出这个结论。

   然而在电光火石之间,形式突变!

   季冷发动了的舍生一击准确的刺中了一叶之秋……召唤出来的哥布林上。沐雨橙风趁着现在飞炮跳上了悬崖,登上悬崖后爆出了几个坐标。

   一叶之秋像是随手一戳般的向后一戳,就把季冷送出了战场。紧接着兴欣几人反把霸图几人往悬崖方向逼近。

   在悬崖上的沐雨橙风也没有浪费机会,热感飞弹和卫星射线直接往被聚拢起来的霸图方向攻去。

   “他们输出不够。”张新杰在团队频道说,然后在治疗的同时在选择突出的位置。

    但是他想错了。

    兴欣的第六人拳法师到阵,正对他进行攻击。

    援助战法吗?

    是的,兴欣此刻的阵容是全攻击手,沐雨橙风的炮火更为强烈的向他们袭来。

    能打出雪花火力线和多重火力线的苏沐橙还是被低估了,喻文州想起那些说苏沐橙只是花瓶的帖子和那些兴欣比赛稍有不顺就归责于苏沐橙说苏沐橙是累赘的帖子,在这个赛季以后喻文州会把苏沐橙归入为一个强劲的对手行列,苏沐橙从来就不是一个累赘,一直不是。

    她甜美的外表以下的炮火并不比别人少凌厉几分。

 ——————————————————————————————        输了?

    张新杰在离开的时候还有点难以置信,自己会输在看起来这么多漏洞的战术上。

    但他很快就收起了情绪,在选手通道等待着叶修一行人。因为他看选手比赛礼仪小册子上建议赛后向对手鞠躬或握手。

 “叶修前辈。”

   他伸出了右手,等待叶修的回握。

  叶修伸出了手,跟他随意握了下。

 “战术不错,但是比我还差点。” 

  张新杰用左手食指推了推眼镜,然后才说。

 “下次我会利用你战术中的漏洞打败你的。” 

   说完两人才把握着的手松开,然后叶修把目标转向了韩文清。

 “老韩看你家新人多懂礼貌,我两不来握个手?”

 “哼。”韩文清黑着脸与叶修握了握手,与叶修的手相比韩文清的手比他大了那么一点,手上还有长期锻炼留下来的茧子。

 “下个赛季见。”

 ——————————————————————————————

    陈果开心的拥抱着苏沐橙,自从苏沐橙出道了以后她就从叶修的粉转成苏沐橙粉。

    在没有开赛以前,她很紧张,害怕这支三连冠的队伍在战队事务交接以后就败在自己的手上,同时也为苏沐橙感到紧张。

    叶修当时就叼着pocky吊儿郎当的说:“得了,老板娘放下心来,必定是冠军,不冠军我剁手。”

    那个时候的陈果就呸了他一下,然后说胜负的事情哪有这么好说。

    但是却不由自主的放下心来,因为叶修虽然吊儿郎当但是说到做到。那个时候陈果还惊诧,原来在自己心中叶修是一个如此可靠的人。

    这一次叶修再次用行动证明了自己。

“老板娘先松开沐橙好吗?”叶修在旁边催促。

“为什么?”

“因为我们要一起去拿奖杯了啊。”


评论(22)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