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不上脑洞的手速

好勾搭的话痨。(/ω·\*)
今天也要一如既往的治疗拖延呢( • ̀ω•́ )
叫我捂脸或者手残就好了,么么哒。(/ω·\*)

再一次(19)

    “雪峰啊,今天把你找来可能有点唐突……”


    吴雪峰摇了摇头,然后笑着说:“怎么会呢,陈叔。”


    吴雪峰入队两年有余,跟着这支从网吧走起来的草根战队到现在拥有两连冠正在争取第三冠的豪门战队一路走来,他的老板一直没什么老板的架子,一直以一个长辈的身份照顾整个队伍,给予他们如亲人一般的温暖。


    对于一个豪门战队的老板来说,陈叔的办公室相对显得有些简陋且窄小。里面的家具还是从网吧搬过来的,一张旧式的藤木椅子一张老式的办公桌几张专供客人坐的较为舒适的椅子就构成了这间办公室,唯一称得上是比较新的就是在墙上挂着熠熠生辉如燃烧中的火炬的兴欣队徽。


    联盟奖励给兴欣的冠军奖金陈叔大部分都用在了兴欣大楼的建造以及提高选手薪酬上了,身为老板的陈叔自己倒是没有从中获利多少。


    “我还有兴欣网吧在啊,托了你们的福现在网吧的生意比以前更红火了。”兴欣网吧现在就在兴欣战队的不远之处,陈叔在网吧原有的规模上又再进行了扩大。


    “这可能是一个不情之请啊……”他提起茶壶,给吴雪峰的的茶杯中添了些茶,热气自杯中升腾而起。


    “陈叔直说无妨。”吴雪峰接过了刚添过的茶,微微的抿了一口。


    “那我就直说了,你愿意留下来跟兴欣一起走下去吗……?”他顿了一顿,然后才接着说。


    “我想请求你留下,成为兴欣的领队。”


    “我知道这个请求可能看起来有点奇怪,但你的确是最适合的人选了。”


    “我的身体使我不能长时间的管理战队工作,在下个赛季我将会逐渐的把工作移交给果果。”


    “叶修这个孩子,虽然人情世故看得透,但是心都在荣耀那里,说话有时候又比较耿直容易出问题,有你在旁边帮衬着比较好,尤其是这个赛季过后兴欣有几位老队员都准备退役了。”


    “当然不是说沐秋不够好,而是在这方面他关注的也没比叶修多多少。叶秋这完全站在叶修这一边的,等到赛季落幕也准备离开战队。”


    “你不用急着回复我,等过了这个赛季再回答,可以吗?”


    他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然后开始用拇指开始揉按着太阳穴,略显疲乏。


    “那我先回去考虑下……陈叔你先好好休息下。”


    说完,吴雪峰带着满腹心事离开了办公室。


    吴雪峰知道,陈叔愿意给他透露这么多内容完全是一种信任他的表现了,如果这消息透露出去了会对兴欣造成多大的影响,他只能把这些消息埋在心底,然后仔细思索。


    原本以为该在第三赛季就停止的冒险旅程现在要换一个方式继续冒险,他是该选择继续还是离开?


    真是伤脑筋啊,吴雪峰叹了口气。

——————————————————————————————

    方士谦内心的烦恼也没比吴雪峰少几分,全明星周末与叶修的谈话让他思虑至今,已经成为他心中一个难以解开的结。


    让一个新人压抑着自己,用一套自己不习惯的打法,付出多几倍的消耗来抗着微草让他觉得这有些不对,但也找不到别的解决方法,毕竟不是哪里都能找到像兴欣四人组这么强的四人,而且微草也不见得把这么有潜力的新人放走。


    “你也别太担心,王杰希自己能调节过来。”看着叶修这么笃定的断定王杰希日后的行为,方士谦觉得奇了怪了,这两人除了在赛场上看起啦也没怎么接触,但是叶修的笃定却让人有种其实他们已经相识已久的错觉。


    方士谦侧过头去,看了眼正沉浸在观看眼前这场比赛的王杰希。


    王杰希的大小眼看起来有点明显,队内的队员们调侃般的称他为王大眼,而在网上这点容貌上的小缺陷却成为了部分微草黑对他的攻击点。


    方士谦也曾担忧过这会不会对小魔术师的心理造成什么影响,毕竟对于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来说,要他承担这些恐怕有点过了。


    “这只不过是垃圾话罢了。”那个时候的王杰希看完微草黑的帖子嗤笑了一下,然后关掉网页继续训练,让一直在担心的方士谦放下心来。


    这个少年拥有超乎同龄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但他仍是不忍心让这样的一个少年为了战队压抑自己。


    也只能希望少年能如叶修所说的一般,自己调节过来了。


    方士谦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改投向比赛,不让自己继续深想下去。

——————————————————————————————

    这一赛季将会以这场比赛的终结而拉下帷幕,在赛季终结王杰希依然没见到上个赛季叫嚣着要在赛场见的少年。


    百花战队的双花组合的繁花血景打法在这个赛季抢进了风头,以极其强硬的姿态杀入了总决赛,而一直强硬着的兴欣在这个赛季略显疲软,不过也顺顺当当的杀入了决赛。


    有不少人猜测,在这赛季以后兴欣将会有核心选手退役。


    对于这种说法王杰希通常是一笑置之,在他心中兴欣的形式大概有点像是政治老师经常唠叨的‘一超多强’,叶修就是其中的超而剩下的三位只能说是强,只要叶修不退那么他就能扛着一支队伍立于联盟前端。


    当然这里面有个前提,身边的队友必须跟他同心协力不私下搞小动作。


    个人赛和擂台赛已经决出胜负,兴欣和百花的分数拉得不是很开,接下来唯有团队赛上一决胜负。


    从看热闹的视角来说,人们会支持百花取得冠军。


    但是从王杰希私下角度来说,他更看好兴欣。

——————————————————————————————

    纵然叶秋在第二赛季就见识过张佳乐那百花式打法,现在看到升级版繁花血景打法,总感觉显卡在咆哮。


    这是他能够陪在叶修身边的最后一个赛季,打完这场他就要按照约定回到B市完成自己与父亲定下的约定。


    这或许就是他最后一次操纵一叶知秋了吧,在他离开以后一叶知秋会尘封一段时光,然后等到适合他的主人,最后再次跟一叶之秋在赛场上厮杀。


    一叶知秋紧随在一叶之秋身后,用战矛挑进了百花方向,令人震惊的是他们的主攻对象居然是落花狼藉!


    叶秋以一个z字抖动躲开了来自落花狼藉的攻击,在落花狼藉的开了狂暴以后马上跟着叶修转火牧师。


    原本倾泻在牧师身上的子弹顿时转换了方向,更为密集的向落花狼藉攻去。


    “同一个招式用十几次你们腻不腻?你们不腻我腻了啊。”一叶之秋在公屏里发出这句,然后顺势躲开了来自百花缭乱的僵直弹。


    原本在护着自家牧师的气冲云水趁机读了个抓云手,把对方阵中的元素法师往兴欣这边一抓。


    瞬间移动在去救援牧师时用掉的元素法师叫苦不迭,他一个需要读条的短腿远程在拉不开距离的情况下根本就难以支撑下去。


    百花的阵型因元素法师被抓云手抓去而散开,但很快他们又以A字队形集结了起来,除了少了个元素法师。


    见着他们重新整合了阵型叶家双子也不敢托大,返回来兴欣阵中。


    看见瞬间转移CD转得差不多的元素法师本来满心欣喜,以为自己不用队友的救援就可以回到百花阵中,结果扭过视角一看差点没背过气来。


    双一叶杀到!他再无逃生机会。


    在三位输出的集火下,元素法师的血条下的飞快,很快就成为了场上第一个倒下的人物。得到这个结果的兴欣并不满足,反而更加积极强攻,他们想要在第六人赶到赛场以前把这场比赛结束。


    两方的治疗此刻都被对方的远程紧紧咬住,没有一个能够读完治愈术的环境。


    这种局势对百花大大的不利!


    繁花血景再在场中盛放,一团光影把百花众人团团裹住。


    “都说了,你们不腻我腻啊!”


    一叶之秋的战矛准确的刺中了在光团之中的落花狼藉,原本就残血额狂剑士很快就成为了第二个被送出场的人物。


    孙哲平出局以后,张佳乐接替了指挥,接下来的行为让叶修想到了一部古久的名为《eva》的动画,张佳乐简直就像是暴走了的初号机了一样,再也不吝惜于法力的消耗,只求能在撑到团队第六人的到阵。


    叶修轻巧的用矛尖拨开张佳乐丢出的各种弹药,然后带着队伍向百花方向挺进。


    被拨开的弹药在空中炸出绚丽的光芒,百花且战且退。


    胜负该定了啊,叶修在队伍频道里下达了几条指令,接着兴欣以一种乱中有序的方式散开。


    指令还在一条条下达,而他的攻势愈加猛烈。


    百花的牧师已经越来越吃力了,兴欣的人虽然放着他不管,但对他队友造成的伤害却不是他一时间可以拉得回来的。


    在他想再读一个治愈术的时候却发现蓝条已空,现在的他与移动人肉沙包无疑。


    胜负已定。

——————————————————————————————

    赛后的记着招待会叶修是被叶秋强拉着,吴雪峰在旁边劝着过去的。在这辈子苏沐秋、吴雪峰、叶秋偶尔会抓他去参加一下招待会,让他达到联盟最低标准免去处罚,别的时候都由他们三个搞定。


    “恭喜兴欣战队再夺一冠,不知道接下来各位有何打算?”台下一个记者听完吴雪峰简易的赛点分析后问。


    “当然是继续拿冠军。”叶修毫无迟疑的回答。


    “当然是跟队长一起继续拿冠军。”记者们泪流满面,他们就知道采访兴欣没那么简单。


    “我和叶秋可能要先一步离开这片赛场了。”


    听到这句,全场哗然。


    “你觉得兴欣战队一时间少了你么两个核心,下个赛季将会怎样?”一个记者抢先问道。


    “我相信我的队长。”吴雪峰坚定的说。


    “我相信我的哥哥。”叶秋语言中的坚定并不比吴雪峰少。


    “咳咳,我想说就算兴欣少了两位核心选手,但仍然有我和苏沐秋在坐镇。虽然说他的技术没我的好,但还是能撑撑场面的,而且下个赛季兴欣将会有强力的新人出场,兴欣还是会一直走下去的。”


    在一旁的苏沐秋用手指戳了戳叶修的腰窝,然后才接过话头。


    “是啊,还有我,我会一直在。”

——————————————————————————————

    叶秋走的时候带的东西很少,只带了一个简易的包裹,就跟他当时离家时的一样。


    他的账号卡在昨夜已经交给叶修,托他带给陈叔。


    “冠军拿够了就早点回家。”他还想多说几句,但是动车不等人他必须马上出发。


    “来,你忘了一些东西。”叶修一把把他拉住,然后把一样卡状的东西塞进了他的口袋里。


    叶秋掏出来一看,那是一张熟悉的首版卡。


    “哥,你疯了?”这张卡的价值现在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番,一般的战队还不会放这张卡走。


    “就当送你的礼物呗。”叶修说得坦然。


    “回去别穿着银装就去网游里浪,小心被爆。快去赶车,不然就赶不及了。”


    叶秋又想起了上辈子,自己的父亲经常会骂叶修是个不成器的臭小子,但偶尔有几次叶秋会撞见父亲在看叶修的比赛,那个时候父亲总会强装淡定的转台,假装自己是偶尔翻到这个频道的。


    后来叶修去为国争光了,叶父才会在客厅里光明正大的看起比赛,接着会问哪个是叶修啊?


    那个时候的他对荣耀也是一知半解,但也知道,他的哥哥是领队,领队是如无特殊情况是不会出现在赛场上的特殊人物。


    “早点回来,混账哥哥。”


    说完,叶秋攥着手中的账号卡离开。


    这是他哥哥给过他第二棒的礼物,第一棒的是什么?当然是哥哥回家。

——————————————————————————————

    在叶秋离开兴欣后,吴雪峰觉得自己能做出正确的决定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叩响了办公室的门。


    这段冒险旅程,他决定继续走下去。


评论(19)

热度(181)